欧亚国际

                大草原 鐵龍飛馳氣象新

                ——鐵路助力內蒙古各族群眾共創幸福生活紀實

                發布時間:2020-08-11 【字體:



                  8月的大草原,正是花香草茂。
                  在錫林郭勒大草原上,搭乘“慢火車”往返于二連浩特至楚魯圖間,干著放牧的職業,這是巴特爾最愜意的生活。家住二連浩特的巴特爾應聘到離家百公里外的楚魯圖牧區放羊,“慢火車”成了他上下班的“專車”。提起這趟“慢火車”,巴特爾打開了話匣子:“這趟車是我們牧民的‘草原公交車’。我們手機里都存著列車員的電話,只要有需要,列車員還會幫我們從二連浩特或呼和浩特帶藥和菜?!?/span>
                  在烏蘭察布草原上,興和縣委宣傳部部長李福柱對鐵路的“慢”與“快”有著新的理解:“鐵路在草原上開行‘慢火車’,是運輸扶貧;去年底開通的張呼高鐵縱貫興和縣,拉動當地旅游業發展,是旅游扶貧;鐵路到興和縣二號村定點扶貧,是產業扶貧……致富路上,火車拉著草原各族兒女一路歡歌奔小康,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span>
                  快——復興號助草原發展駛入快車道
                  把祖國北部邊疆這道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內蒙古自治區各族人民的殷殷囑托。
                  2019年12月30日,全線開通運營的張呼高鐵與同日開通運營的京張高鐵一起,架起內蒙古首條進京高鐵大通道。至此,草原開啟經濟騰飛的新征程。
                  內蒙古橫跨我國東北、華北、西北地區,東西直線距離2400公里,南北跨度1700公里,地域遼闊。張呼高鐵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京蘭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頂起了西北、華北、東北國家高速鐵路網骨架的重要一環。張呼高鐵與京張高鐵一起,加快內蒙古“北上南下、東進西出、內外聯動、八面來風”全方位開放,服務“一帶一路”沿線互聯互通,也讓呼和浩特、包頭、鄂爾多斯、烏蘭察布經濟圈加快融入京津冀一體化進程。
                  草原高鐵建設始終牽動著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黨組和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府的心,路地黨政主要領導多次組織研究內蒙古鐵路重點項目建設工作,并親赴高鐵建設工地調研指導。張呼高鐵開通運營前,國鐵集團組織中國鐵路呼和浩特局集團有限公司、呼張鐵路客運專線有限責任公司等相關單位,嚴格各項規定和標準,對各專業設備進行聯調聯試、檢測驗收和安全評估,對全線軌道狀態、弓網性能、列車控制和通信信號系統等進行綜合優化調整,確保了內蒙古首條高鐵順利開通運營。張呼高鐵去年底開通至今,隨著盛夏草原旅游的快速升溫,呼和浩特局集團公司日均旅客發送量環比呈現快速上升勢頭,進京高鐵列車上座率超過70%,呼和浩特、包頭和烏蘭察布三地與北京間的高鐵列車達到每日52趟。
                  今年6月30日,位于內蒙古東部的喀赤高鐵開通運營,首趟赤峰至沈陽的G8382/8379次列車鳴響風笛,標志著內蒙古東部與遼西北山區攜手連入全國鐵路網。
                  7月28日,國鐵集團聯合內蒙古自治區、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復并印發集寧至大同至原平高鐵集寧至大同段初步設計,集大原高鐵全線具備了建設條件。集大原高鐵集寧至大同段建成后將實現內蒙古中西部地區通過太原、鄭州直達長三角、珠三角和西南地區,與全國高鐵網無縫對接。
                  與此同時,規劃建設的包頭至銀川高鐵建成后將實現內蒙古中西部各盟市間的高鐵聯通并融入國家高鐵網。
                  如今,開通的、在建的、規劃的一條條高鐵,將在內蒙古大草原上織就新的高鐵路網,成為推動區域經濟發展的強力引擎。一趟趟飛馳在內蒙古草原上的高鐵列車,正把祖國北部邊疆這道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
                  慢——“慢火車”讓邊疆生活甜蜜如歌
                  在內蒙古大草原上,非常受牧民歡迎的還有站站停、票價低的“慢火車”,牧民們稱其為“我們的慢火車”。
                  二連開往呼和浩特的6858次列車全程運行491公里,途停27個車站,穿越內蒙古卓資縣、察哈爾右翼前旗、四子王旗、蘇尼特右旗等農牧區,平均開行十幾公里就要??恳淮?,有些小站一天只有幾個人上下車。無論人多人少,火車每日都準時??吭谡九_邊,靜靜等候著草原上的牧民?!奥疖嚒笔悄撩竦那髮W車、求醫車、趕集車……很多牧民,列車員叫不上他們的名字,但坐得多了,也成了熟人,上車總要問上一聲“又去二連買菜去”“又去賽漢塔拉看病去”,言語間,如親人般親切。
                  “慢火車”沿線購物不便,列車員常擔起義務“采購員”“快遞員”的職責。他們自購圖書,為牧民孩子建起助學書屋??紤]到蒙古族旅客多,他們在車上配備蒙文報紙、雜志。牧民求醫問路,他們制作尋醫指南,配有醫療藥箱。旅客進城趕集購物袋易破損,車上配有大針、麻繩、捆綁繩、編織袋等物品……6858次列車開行28年來,鋪就了一條鐵路與牧民的連心路。
                  從巴丹吉林、烏蘭布和、亞麻雷克三大沙漠邊緣駛過,有600多公里屬于無人區。在阿拉善盟廣袤的戈壁上,有一趟“孤獨”的列車——臨河—額濟納—馬鬃山的57031/57032次路用通勤列車。這趟列車并不運送旅客,而是承擔著接送沿線職工上下班、送水、送菜、送生活保障用品等特殊任務。
                  聊起這趟“慢火車”與部隊結下的魚水情,臨策運輸部路用列車長張孟河有說不完的故事。
                  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由于地處邊遠地區,連隊官兵休假、療養都需乘汽車到額濟納站乘火車。乘汽車一來等待時間長,二來路途顛簸,很不方便。不光官兵出行難,軍嫂來部隊探親也難。知曉這件事后,呼和浩特局集團公司讓部隊官兵免費搭乘這趟“慢火車”。每當列車??吭谘赝靖餍≌景l放水、菜等補給品時,部隊官兵總是第一時間搭把手,搶著從車上往下扛……寒來暑往,戈壁深處的“慢火車”上,演奏著一曲曲軍民魚水情的動人樂章。
                  “慢火車”讓邊疆深處的生活甜如歌。
                  美——“產業扶貧”讓貧困農牧民過上好日子
                  晌午時分,內蒙古四子王旗庫倫圖鎮富貴村的村民趙淑芳趕著50只羊回了家。趙淑芳家的電視屏幕連上了村道對面、百米外的羊圈和牛圈的4個監控攝像頭。趙淑芳的丈夫王六換指著電視屏幕的監控畫面,給筆者一處處介紹羊圈和牛圈的安保重點。他還掏出手機驕傲地說:“我把這些監控畫面連到手機,到哪里都能隨時對羊圈和牛圈實時監控。我這個曾經的貧困戶如今脫貧奔了小康,得好好感謝鐵路人的幫扶?!?/span>
                  趙淑芳和王六換是2014年確定的貧困戶。當時家里有兩個讀書的孩子,王六換又出了車禍,還做了3次手術,日子過得苦不堪言。后來,呼和浩特局集團公司的鐵路扶貧工作隊進了村。在扶志與扶智的助力下,王六換脫貧的信心倍增,女兒考上了大學、兒子到城里就讀高中,日子開始過得有聲有色。在鐵路的幫助下,趙淑芳和王六換大力搞養殖,2018年純收入達到3萬元,2019年達到6萬元。
                  像這樣的脫貧故事還有很多。71歲的村民李逵是名副其實的“大齡”羊倌兒。聊起“鐵路干部來扶貧”,李逵說出了鄉親們的心里話:“前些年,鐵路幫我們村改造危房,讓村民搬進了新家,還打了村里的第一口深井,讓村民飲水有了保障,后又建起綜合飼料加工廠和肥羊、基礎母羊養殖基地,通過合作經營和承包經營的模式讓村民集體收入每年增加5萬多元。鐵路人做的都是實在事兒?!崩铄由仙椒叛虻臅r候,老伴兒就在家照看羊羔。去年,李逵家賣了11只小羊羔,收入近1萬元。老兩口盤算,今年生下的羊羔比去年多,收入肯定會更多。
                  內蒙古科爾沁右翼中旗南白音套海嘎查(村)是以農業為主、農牧業結合的嘎查,2014年被確定為貧困嘎查,有貧困戶62戶176人。呼和浩特局集團公司鐵路扶貧工作隊進駐后,大力宣傳扶貧開發和強農惠農富農政策,制訂脫貧計劃,選準發展路子,加大產業帶動扶貧力度,使當地形成了以養牛為特色的扶貧產業發展格局。鐵路部門累計投入各項扶貧資金420余萬元,2017年底,南白音套海嘎查整體脫貧。曾經的貧困戶白寶山說:“今年除去已賣掉的8頭牛,我家牛棚目前仍存欄15頭牛,價值30萬元左右。女兒今年高考,上大學的學費一點兒也不愁?!?/span>
                  在草原鐵路的幫扶下,一項項產業扶貧舉措讓貧困村的農牧民日子越過越美,越過越紅火。據統計,過去5年來,呼和浩特局集團公司先后肩負起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富貴村138戶326人建檔立卡貧困村民、興和縣二號村39戶96人建檔立卡貧困村民、興安盟科右中旗南白音套海嘎查63戶180人建檔立卡貧困村民的扶貧工作……在鐵路人的努力下,定點幫扶的3個貧困村相繼脫貧摘帽。如今,該局集團公司黨委按照“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監管”要求,繼續把重點放在鞏固脫貧成果上,攜手廣大農牧民朝著更美好的生活前進。
                附件:
                回到頂部
                欧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