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国际

                工人日報:汗珠落到道砟上,瞬間蒸發

                發布時間:2020-08-18 【字體:

                  七月的暴雨似乎讓安徽的暑熱延遲了很多。立秋之后,“秋老虎”接連發威,安徽多地持續高溫悶熱天氣。對部分必須露天工作的鐵路人來說,這是戰洪水之后遇到的又一個考驗。
                  探傷儀加掛10公斤水“防口渴”
                  8月12日,西寺坡烈日灼人。11時40分,蚌埠工務段探傷車間宿州探傷工區副工長李斌帶領5名職工乘坐黃色工程車,奔向京滬線西寺坡站作業點。
                  路上沒有風,兩旁的樹梢一動不動,只聽得蟬聲此起彼伏,仿佛在留戀剛剛過去的夏天。
                  鋼軌探傷工被稱為“鋼軌醫生”。當天,李斌和工友們要在兩個小時內完成2.5公里線路和6組道岔的鋼軌探傷任務,對鋼軌進行每月一次的“體檢”。
                  每個人都身著長袖的夏季黃色工作服,頭戴印有鐵路路徽的草帽,脖子上圍著吸水性強的棉質毛巾,腰部斜挎的工作包內除了人丹、十滴水,還有個盛滿冰鎮綠豆湯的2升大水杯。
                  他們抬著加滿水的鋼軌探傷儀走行100余米,到達作業地點?!颁撥壧絺麅x加滿水約有40公斤,為保證高溫下探傷時水量充足,我們還在探傷儀把手上加掛10公斤水,推行起來也是需要點駕駛技術的!”老職工李成打趣道。
                  “滴,滴……”儀器發出清脆的鳴叫聲,大家推著探傷儀穩步前行。太陽光越來越火辣,儀器鐵質的把手開始發燙,顯示屏右下角的氣溫顯示為36℃。
                  “李工長,發現可疑波形!”老職工李偉突然停下腳步。副工長李斌當機立斷:“鋼軌狀態不錯,靈敏度正常,波形的確可疑,進行手工校對?!彼槔貜墓ぞ呦渲刑统鲂μ筋^,蹲下身子,一只手拿著探頭,一只手往鋼軌面上涂抹耦合劑,進行校對。
                  此時,腳下的道砟往上翻滾著熱浪,頭上的烈日近乎直射,汗水順著臉頰向下流淌,汗珠從下巴尖滴落到道砟上,瞬間就蒸發了。
                  “查到鋼軌核傷,消除了隱患。來,慰勞下,大伙喝點冰水!”李工長笑盈盈地說。
                  六進“烤”場不放過1毫米的裂紋
                  8月11日13時45分,安徽蕪湖市室外氣溫再次飆升至35℃。一名身穿黃色帶反光條長袖作業服的檢車員,從容地踏進蕪湖東站上行作業場,這是他今天第六次走進“烤”場。
                  鐵道線上石砟滾燙滾燙,火車輪子反射的亮光讓人睜不開眼。貨車檢車員毛小林在這種環境下要足足工作10余小時。
                  胸口掛著對講機、手里拿著檢車錘和檢車燈、頭戴藍色安全帽的毛小林進入現場后,豆大的汗珠從他被曬黑的臉龐上不停往下滑落。他幾乎是側躺著身子,在車輛的走行部不斷地用檢車錘敲擊配件。
                  “檢車員的工作就是每趟列車終到或始發前,列檢檢車員需要認真檢查車輛各部件的狀態,不停地用下蹲、上探、抬頭、轉身等各種姿勢穿梭于各車輛之間,時刻做到錘到、眼到、心到,哪怕是1毫米的毛細裂紋也不會放過?!泵×终f。
                  今年1月至7月,蕪湖東站車流增長,上行作業場平均每天47列、2500輛?!耙粋€組的檢車任務少則八九趟,多的超過16趟,每一趟檢修完畢需走行1.5公里,最多一個班要行走25公里?!泵×终f。
                  車列的前端,作業防護用的紅旗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鮮艷?!肮傻篱g悶熱無比,兩邊的車輛經過長時間的暴曬,溫度達到五六十攝氏度,這樣的高溫,讓人喘不過氣來?!泵×种钢圀w表面說。
                  他檢查發現該車的5位剎車閘瓦磨耗過限,伴有金屬結塊影響停車性能,危及行車安全。身高1米83的毛小林鉆進低矮的車輛底部更換閘瓦……更換完畢時,他已全身濕透,滿臉都是汗水和灰塵,他顧不上擦一下,又繼續下一環節的作業。
                  4人一個班一桶純凈水都不夠喝
                  8月13日,皖北大地氣溫高達34℃。15時許,杭州北車輛段阜陽運用車間的車輛“大夫”解友杰回到待檢室喝了口水,又踏著滾滾熱浪來到作業現場,開始他當天第17趟列車的檢修任務。
                  地處京九繁忙干線腹地,素有華東二通道“咽喉”之稱的阜陽北鐵路樞紐,現在是全亞洲最大的現代化鐵路編組站,日均編解列車最高達1.8萬輛。這個編組站上的阜陽運用車間職工,面對擴能后的第一個暑運。
                  提前到達接車位的解友杰,還不到1分鐘已是滿頭大汗。當列車緩緩駛進作業股道,機車吐著熱氣,夾著列車前進產生的氣流,又一股熱浪向解友杰撲面而來。他顧不上擦一下頭上的汗水,從口袋里掏出檢車員工作手冊,一邊仔細盯著列車運行情況,一邊把有異常的車號記下來。
                  當列車停穩,解友杰的工作服已牢牢地“趴”在身上。他趁空用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汗水都快流到眼里了,不擦就會影響視線,我們檢車靠的就是眼力?!?/span>
                  插設防護紅旗,對防護信號,監控脫軌器上軌,把一切勞動安全防護好后,解友杰用對講機提醒前部檢車員:“機后第10位車輛車輪有異音,請加強車輪部位檢查?!闭f完便貓著身子,鉆進車底下開始對車輛“把脈號診”。
                  當班班組長安效清介紹說:“別看今天天氣預報才34℃,因為我們是露天作業,腳下都是石渣和鋼鐵,這兒的氣溫起碼在50攝氏度以上?!闭f著,他用便攜式測溫儀對著鋼軌一照,測溫儀上顯示的數字是“53”。
                  半個多小時后,檢車作業結束。這時,解友杰的鞋子也冒出了“汗”。
                  “我們平均每天檢車260列1.3萬多輛,有的職工一個班下來露天作業得9個小時以上,徒步20多公里,4個職工一個班一桶純凈水有時都不夠喝?!避囬g技術員樊軍說。
                附件:
                回到頂部
                欧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