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行情

当前位置: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_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中翠网 > 市场行情 > 仵氏家族暨镇平玉雕篇系列之三

仵氏家族暨镇平玉雕篇系列之三

来源:http://www.aflhc.com 作者: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_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中翠网 时间:2020-01-19 10:30

  “传承与创新?仵氏家族暨镇平玉雕篇”系列之三

  

  □首席记者 于茂世 文\图

  

  引子

  

  辽宁人“封锁”中国岫玉,镇平人“迎娶”缅甸翡翠。

  

  镇平石佛寺市场是中国玉石玉雕市场的“晴雨表”。由是,“岫玉潮”在悄然消隐,“翡翠热”勃然兴起。

  

  但是,好景不长,“翡翠热”在镇平悄然引退。

  

  “1995年,翡翠市场走向低谷。”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晓强说,“那时,国有玉器厂全面倒闭,更多农民拥入这个行业。都是‘散兵游勇’,市场一片狼藉。正在艰难转型,一时难有作为。就连仵应汶先生,都到广东‘打工’了。后来到南京,雕起了水晶。”

  

  经过几年盘整,2000年后,一批受过良好教育或由“师带徒”成长起来的“70后”,相继步入玉雕行业;一批有规模的民营玉雕企业,由此兴起。

  

  重新洗牌后,镇平玉雕走向复兴。

  

  上世纪80年代,全国各个城市都有“跑玉货”的镇平人。

  

  “在公园门口摆地摊,警察一来,就‘跑’呗。”刘晓强说,“(上世纪)90年代,有了原始积累,他们开始兴办玉器经营公司,在全国各大城市开设门店;2000年后,许多当初‘跑玉货’的人,成了玉雕经营企业家。”

  

  都说“镇平工”“傻大粗”。要知道,无论玉雕还是市场,都是“农民制造”呀!

  

  没有石佛寺镇农民,不可能有石佛寺市场,镇平不可能成为全国玉石玉雕集散地,镇平人不可能掌控全国70%以上的玉石玉雕市场。

  

  疯狂而高贵的石头,缘何成了镇平农民的“手中玩物”?

  

  无他,因为“贩玉料”辛酸、“跑玉货”辛苦、做玉雕辛劳,镇平农民不怕苦。

  

  过去,玉石难找,玉雕昂贵,市场很小,是贵族消费;现在,炸山不难,玉料多多,甚至全世界玉料,如缅甸翡翠、俄罗斯碧玉等,都到了中国,成了大众消费。

  

  谁能填补这个勃然兴起的大众需求?

  

  只能是不怕苦的镇平农民。

  

  几千年来,玉雕工大都在城里。1949年后,国营玉雕厂大都布局在城里,只有石佛寺玉器厂是镇办企业,布局乡村,匠人亦工亦农。

  

  由是,在中国,只有镇平,造就了一大批农民玉雕艺人。

  

  “玉雕苦,特别是现在,城里的人,谁会干?别说现在,就是过去,在城里,也没见什么玉雕世家。好的玉工,挣了些钱,孩子大都不愿吃苦,再去做玉。”镇平县玉雕研究专家李永光说,“农民不一样,只要挣钱,不怕吃苦。现在,苏州工、扬州工等著名玉雕师门下,都有镇平农民‘卧底’。人家的孩子不学,咱镇平人乐意学,师傅乐意教。”

  

  镇平玉雕什么风格?没风格!

  

  有风格,只能称霸一方;没风格,才能成就帝业。

  

  20年后,不但玉石市场是镇平人的天下,玉石雕刻也将是镇平人的天下。

  

  李永光预言:“镇平将一统中国玉业江湖。镇平帝国,指日可待。”

  

  翡翠走,镇平人也走

  

  游走镇平石佛寺市场,翡翠难得一见。

  

  没有翡翠,构建“镇平帝国”,不是白日做梦吗?

  

  “2000年前后,雕翡翠,赔钱。就此,翡翠退出镇平市场。”李永光莞尔一笑,“镇平不见翡翠,不见得翡翠不在镇平人的手里呀!”

  

  往日翡翠集散地,缘何一夜蒸发,有去无回?

  

  一句“雕翡翠,赔钱”,恐怕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市场起起落落,总是有赔有赚。

  

  现在翡翠赚钱赚得厉害,石佛寺市场缘何还是不见翡翠?

  

  问题出在“翡翠之路”上。

  

  1995年前,从缅甸进口翡翠,走的是陆路;1995年后,从缅甸进口翡翠,走的是海路。

  

  走陆路,虽然没有优势,但各地机会均等,镇平还能把自己打造成为翡翠集散地;走海路,处于内陆的镇平劣势毕现,根本没法儿与广东抗衡。

  

  怎么办?

  

  “南阳有句顺口溜,说‘内乡憨,镇平奸,邓县(邓州)尽出二火山(粗犷)’;1993年,毛兴中在南阳担任地委书记时,也说过‘内乡人养羊,镇平人宰羊,南阳人吃羊’的话。”镇平县文化局副局长甘海燕说,“奸商奸商,不好听,说的也是镇平人心眼儿活络,会做生意呀。”

  

  镇平不产玉石,成了玉石集散地。

  

  镇平不产丝,成了地毯之乡;镇平农民不种地,养金鱼一亩一年赚1万多,“镇平金鱼游四方”;镇平“鸡贩子”游走天下,全国最多……

  

  “内购外销,外购内销”,向来是镇平人的拿手好戏。

  

  活络的镇平人一看不妙,接踵“投奔”广东。

  

  “目前,广东四会是全国最大的翡翠玉集散地,全国70%的翡翠摆件,产自四会。”李永光说,“在四会,从事翡翠雕刻、翡翠交易的镇平人,不下5万;加上揭阳、深圳等地,在广东搞翡翠玉石的镇平人,有8万多。”

  

  1995年前,镇平是全国翡翠摆件的产地;1995年后,广东四会成了全国翡翠摆件的产地。

  

  时空变换,做翡翠摆件的人,依然是镇平人。

  

  无非为了个钱,在哪儿雕还不一个样?!

  

  “镇平有钱人有多少?这个,谁都说不清。”镇平县文联主席、玉文化研究专家阎英明说,“除却现有市场,石佛寺镇还正在建设玉雕湾大师园、国际商贸城、国际玉城、天下玉渊等。都是市场拉动、都是民间资本。整个规划下来,投资120亿元。有钱人,不少吧?”

  

  目前,石佛寺镇房地产项目非常火爆,住宅楼每平方米4000多元,与河南省省辖城市房地产价格,不相上下。

  

  “再过3年,直升机就是把我扔到镇里,我也摸不着路,走不出来了。”石佛寺镇玉雕老艺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仵金满先生笑呵呵地说,“都是农民,无论在外边挣多少钱,都会想着家的那一亩三分地的。”

  

  有人粗略统计了镇平从事玉石雕刻和玉石生意的人在全中国的分布情况??

  

  广东:8万人;苏州、扬州、上海等长三角地区:8万;云南:3万;新疆:3万;青海:1万;京津冀:3万;东北(做岫玉的):1万;河南郑州、洛阳、南阳等:1万;镇平当地:6万;全国其他地区总计:6万。

  

  镇平人以玉结缘天下,天下人以玉结缘镇平。

  

  目前,在全国56个民族中,地处内陆汉族中心区域的镇平,竟有27个之多:不但有汉族、蒙古族、藏族、回族、维吾尔族、壮族,而且还有布依族、纳西族、撒拉族、达斡尔族、毛南族、水族、瑶族、哈尼族、侗族、傈僳族、怒族等。

  

  新疆人来,和田玉也来

  

  翡翠集散地旁落广东,镇平走向“和田玉时代”。

  

  早在1986年,石佛寺玉器厂也曾前往新疆采购和田玉。只是零零星星采购自用,总体不成规模。至于“集散地”,更谈不上。

  

  镇平成为和田玉集散地,第一功,当记在阿克拜江先生名下。

  

  阿克拜江,维吾尔族,家在新疆伊犁,今年35岁,已在镇平待了18年。

  

  “小时候,常和老家在镇平的小辉一块儿玩。小辉在新疆长大。爸爸在政府机关上班,妈妈种地。”阿克拜江说,“上世纪90年代初,新疆羊肉串在内地很火爆。我和小辉商量后,决定到他的老家镇平,卖羊肉串赚钱。”

  

  那一年,阿克拜江17岁,羊肉串一块钱4串。

  

  之后,他在石佛寺镇开饭馆,卖大盘鸡、新疆拉条等。

  

  偶尔会来一两个新疆人,带些和田玉山料,也不是很好卖。

  

  2003年,来了3个新疆人,带的3箱籽料,一天就卖完了。

  

  “他们不懂汉语,我就当翻译。开个饭馆,他们也都到我那儿吃饭喝酒。”阿克拜江说。

  

  就这样,阿克拜江成为连接镇平与新疆的新的“玉石之路”“中枢神经”。

  

  有钱赚,从新疆来的人越来越多。

  

  7年前,阿克拜江被一帮新疆“贩玉人”推举为“新疆白玉(和田玉)市场办公室主任”,专门协调当地市场与新疆商户的关系。

  

  而今,在石佛寺市场上经营和田玉的新疆人约1500人,多的时候有2000人。每周,都有4班大巴车往返于镇平与新疆之间。

  

  7年前,和田玉并不贵。

  

  2008年北京奥运会发过“金镶玉”奖牌后,和田玉价格陡然腾起。

  

  “全国80%的和田玉,都是我们搞的。不光搞和田玉,也搞青海昆仑玉,还有我国青海、俄罗斯、韩国的碧玉、白玉什么的。”阿克拜江说,“2007年,我们又开辟了苏州市场,现在那儿有二三百人。苏州周末市场好。每周五,我们都要租上5辆大巴车,再拉二三百人去卖玉。周一,返回镇平。”

  

  他们也不都是新疆和田人,也有阿克苏、喀什、吐鲁番人。“家里有5个孩子的话,4个挖,1个在这儿卖;也有专门收,在这儿卖的。各种形式都有,只要赚钱都行。”阿克拜江说。

  

  阿克拜江开辟出苏州市场,镇平人同样善于“跟进”。

  

  而今,在苏州,约有4万镇平人,或从事和田玉雕刻、或开店设摊从事玉石交易。

  

  目前,镇平县是中国4大类玉石的加工集散地??

  

  白玉,占全国市场份额70%以上,包括新疆和田玉、青海昆仑玉、俄罗斯白玉等。

  

  碧玉,全国最大的集散地,市场份额在80%以上,包括俄罗斯碧玉、加拿大碧玉、青海碧玉等。

  

  独玉,市场份额在90%以上。

  

  阿富汗玉、汉白玉中低档大型雕玉,市场份额在70%以上。

  

  “全国热销玉石,除翡翠集散地在广东(实际上也在镇平人掌控下)、黄龙玉集散地在云南外,其他玉石的集散地,都在镇平。”李永光说。

  

  近水楼台先得月。

  

  当下,一批“有想法”的“70后”独玉、白玉雕刻家,正在镇平健康成长,成为缔造“镇平帝国”的中坚力量,如刘晓强、刘国皓、张克钊、庞然等。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由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_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中翠网发布于市场行情,转载请注明出处:仵氏家族暨镇平玉雕篇系列之三

关键词: 市场行情